uc書盟 > 神祇 > 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古宗圍攻!

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古宗圍攻!

    天地再度變得陰暗,兇悍的氣浪一哄而散,全場只剩下蘇逸和公羊星羽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此時,終于擺脫蘇逸的恐怖威壓,公羊星羽目視著蘇逸一步步迫近,腳下也不禁開始顫抖。

    山雨欲來風滿樓,蘇逸的寧靜讓公羊星羽第一次感覺到害怕!

    這樣的蘇逸,和之前完全不一樣!

    “你欺負我,沒關系!可是你卻欺負我妹妹!”蘇逸冷道,語氣讓人后背發涼!

    “我沒有!是陸霖玄!”公羊星羽擺著手,眼睛直愣愣看著蘇逸,慌張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還打傷我兄弟!”蘇逸此時的聲音更加低沉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驟然間,蘇逸低沉一喝,心神一動,身后一抹龐大的帝雀虛影涌蕩而出,天地之間,磅礴的能量擴散開來!

    欺辱蘇婉兒,重傷王尚武,這兩道忌諱,公羊星羽都已經觸犯,蘇逸沒有任何理由不將公羊星羽置于死地!

    驀然間,提起全部元氣的蘇逸,扶搖百變的光芒斗射開來。

    下一秒,蘇逸的血魔殺神劍已經沖到公羊星羽身前。

    “死去!”

    驀然間,蘇逸龐大的虛影為之一動,背后神禽嘶鳴,火熱的氣息化作奔涌的能量,頃刻間全部傾瀉而出。

    目視著神鳥臨天,霸道恐怖的氣息如同吞噬世間萬物,公羊星羽的目光瞬間呆滯,下意識地提縱元氣,硬生生向后暴退。

    慌張揚起玉扇抵擋,只聽清脆的一聲響,混元至尊功加上帝雀血脈,蘇逸奔涌的能量排山倒海一般涌來!

    能量對撞的一瞬間,公羊星羽便感覺到了一絲不可思議,高叫一聲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玉扇直接崩碎,公羊星羽的右手也化作一蓬血霧飚散。

    目光中,蘇逸的眼神變得異常冷漠,如同審視著一具尸體,沒有絲毫波動。

    “我的兄弟,我的妹妹,也是你這種廢物可以碰的嗎!”蘇逸大吼著。

    本來想著進古宗,可以彌補二人這些年的等待和擔憂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王尚武幾乎因為自己而死,是否能夠習武還不知道。

    對于一名武者來說,才剛剛有了希望,陸霖玄和公羊星羽就聯手將王尚武的武道夢想給擊碎!碎到渣渣都不剩下!

    而自己的妹妹,蘇婉兒,更是差點被人如羞辱!自己晚到一秒鐘,后果將難以想象!

    “為什么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!”

    不敢再戰的公羊星羽徹底崩潰,撒腿就跑,腳下狂奔不止,朝著遠處逃跑。

    失去了右手,沒有平衡的公羊星羽,氣息萎靡,但也管不了那么多,只能一個勁的沖過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蘇逸連續揮動重劍,穿過空間的滾滾風暴旋轉起來,不斷爆轟在公羊星羽的身后!

    低沉的爆炸聲響起,公羊星羽的右腳也被擊中,骨碎聲音響徹。

    膽顫心驚的公羊星羽已經不管不顧,如同逃跑的兔子張皇奔跑。

    元皇境六重的公羊星羽被元皇境五重的蘇逸羞辱追殺,換作任何一人,都不敢相信!

    連續追了幾個回合,公羊星羽目視前方有一群人影,頓時目光大喜。

    來者正是公子府,陸門以及內外府的弟子,公羊星羽也不再估計形象,大聲怒吼著:“蘇逸在這里!陸霖玄已經被殺了!大家殺了他!”

    驟然間,一兩百道人影沖到了公羊星羽身前,轉過身來,公羊星羽眼眸中凌厲目光涌現。

    自己有一兩百人撐腰,即便是蘇逸,恐怕也只有慘死的下場。

    幾百雙眼睛看著提著重劍的蘇逸,無不怒火噴張,惡狠狠的雙目瞪著蘇逸,吼叫聲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東西兩方,也有兩隊人馬趕來,分別是宇文家,敬家,另外一邊正是月凝兒,申屠雙雙,東方淵等人。

    遙遙看見蘇逸的月凝兒,快馬而來,目光中的蘇逸宛若殺神,孤冷的目光仿佛只有殺戮和狂暴才能解決一切問題。

    “蘇逸,婉兒和尚武弟弟呢?”月凝兒凌空看著蘇逸,心中一股不好的念頭涌上。

    蘇逸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月凝兒,嘴角一抽,輕道:“托你們的福,他們差點都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這什么話!我們也是才脫身!”申屠雙雙揚著下巴,被月凝兒拉住。

    “蘇逸...”月凝兒低吟一聲,蘇逸卻再也不看向他們,直視身前的一兩百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身后,又是一兩百號人沖了上來,依舊是內外府的弟子,四方勢力包圍蘇逸,已然形成。

    烏壓壓幾百號人,除了內部消耗的人,剩下的已經全部圍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蘇逸,你個狗賊!殺了我陸師兄,我要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你弄走我們大小姐,還敢恬不知恥地偷入古宗!”

    “蘇逸,我們今日就讓你死于此地!”

    猛然間,幾百號元皇境的弟子目光凌厲,如同背負血海深仇,朝著蘇逸各種叫囂。

    恐怖的能量光芒憑空大作,凌厲蕭殺的氣息瞬間將這片天地渲染出一道道恐怖的漆黑縫隙。

    東側,敬家和宇文家目光凝重,此時內外府弟子一致對外,自己即便是不幫,也不能趟這趟渾水。

    相視一眼,敬天斬和宇文家紛紛向后一撤,留下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“你們!”月凝兒望著退后的宇文家和敬家,心中一涼,隨即對著蘇逸說道:“蘇逸,我來幫你!”

    驟然間,宛如凌塵仙子下凡,月凝兒飄飄然落地,身后月瑤谷的人也應聲而落。

    申屠雙雙一看月凝兒已經落下,朝東方淵輕動眉頭,也不太情愿地落在蘇逸身旁。

    陰沉地望著身旁的月凝兒,蘇逸自知這件事只能怪自己,剛才也是一時心急。

    前后幾百道狠辣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,蘇逸也不想月凝兒以身犯險。

    今日必是一場恐怖的殺人盛宴,血腥和暴力只會讓蘇逸徹底得罪古宗,月瑤谷和無雙箭隊能不摻和,盡量不要摻和。

    “哼,蘇逸,你還以為你能跑的了嗎!”人群深處,高高在上的公羊星羽,星目中露出一絲狡黠。

    一眼看見公羊星羽,蘇逸的殺意瞬間暴涌上來,對著月凝兒說道:“你們下去吧!此事與你們無關!今日古宗,我以我命,必讓這些人付出代價!”
三期包平肖